字號:

明晰雙方責任 依法維護權益——殘疾人蘇某某與某縣供電公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

2019年06月27日 來源:《中國殘疾人》2019年第5期

文_尹小丹 李耀強

案情簡介

2013年6月1日下午16時許,在云南省某地,蘇某某(小學五年級學生)與同村兩名未成年小伙伴到菜地附近玩耍,當來到某縣供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供電公司)所有并管轄的10KV馬坡頭支線第3根電線桿時,三人發現該電線桿頂端的鳥巢上有小鳥,便打算爬上電線桿捉鳥。當蘇某某爬上電線桿,站在該電線桿未拆除的報廢橫檔上準備掏鳥巢時,被10千伏的高壓電擊傷并跌落地面。隨后,蘇某某被護送至某某醫院治療。

6月24日,蘇某某父母與供電公司簽訂《協議書》,該協議書約定:蘇某某觸電責任由其父母承擔,供電公司無責任;供電公司給予1萬元困難幫扶金;蘇某某父母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及途徑向公司主張任何經濟賠償要求。

經過半年多的治療,蘇某某于2014年1月13日出院。2014年3月17日,經云南云通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蘇某某構成四級傷殘。由于給蘇某某治療已導致家庭經濟嚴重困難,為滿足后續的治療需要,蘇某某的監護人蘇某丙(即蘇某某之父)再次向供電公司協商相關賠償事宜,但沒有結果。

鑒于與供電公司協商相關賠償事宜未果,而蘇某某的后續治療已無力為繼,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蘇某丙來到云南省殘聯維權處尋求幫助。

辦案手記

云南會凌律師事務所李霖:云南會凌律師事務所作為省殘聯的法律顧問,在了解案件情況后,指派李霖、周宇超律師作為蘇某某的訴訟代理人,幫助蘇某某一家依法維權。

為切實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代理人主要圍繞以下幾個方面開展了工作:

1.到事發現場取證,切實掌握事件發生的完整經過。代理人到事發現場調查后,發現10KV馬坡頭支線第3根電線桿周邊生長的松樹未按相關規定進行修剪清理,電線桿上噴涂的警示標志因松樹的遮擋無法辨識,鳥巢的殘余部分及受害人墜落時壓斷的松樹枝干斷面仍然清晰可辨。代理人按相關程序現場拍照后將照片作為證據提交法庭,鑒于該證據與供電公司作為證據提交的 《信訪專報》載明的內容相互印證,法庭采納了該證據并作為認定供電公司未盡到相關法定義務,應依法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依據。

2.及時調整賠償標準,幫助受害人獲得更多賠償金。在案件訴訟過程中,由于云南省關于人身損害賠償有關費用計算標準發生了變化(該計算標準每年度變更一次,新標準的各項計算標準較之老標準會提高不少),代理人在核實本案適用新標準的條件后,及時向法院遞交《變更訴訟請求申請書》,對殘疾賠償金、住院伙食補助費、護理費等索賠項目的金額進行了相應增加。法庭經審查后,亦按照調整后的賠償金額做出了判決。

3.就案件涉及的法律關系、相關法律規定進行梳理,查閱大量類似案件判例,為庭審答辯做了充分的準備。在本案中,基于事前對供電公司將會以《協議書》作為其免責依據的分析,代理人對此作了針對性的準備,在庭審過程中,對供電公司將該協議書作為免責依據的觀點進行了有理有據的反駁。該抗辯意見最終得到法院的采納。

法院經審理認為:受害人蘇某某遭高壓電擊致殘,高壓線路產權人即被告供電公司應承擔高度危險作業的無過錯責任。

受害人蘇某某擅自攀爬電力設施,其父母未盡到監督及教育的監護職責,對損害后果的發生存在過失,該過失應依法抵償被告應承擔的部分責任。

關于蘇某某父母與供電公司簽訂《協議書》,代理人所提出的“由于受害人蘇某某對損害的發生不存在主觀的故意,故協議書中關于免除供電公司責任的約定不符合相關法律規定,應屬無效”的觀點,符合法律規定,法院予以采納。

最終,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觸電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等相關規定,判決供電公司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在省殘聯和代理人的共同努力下,受害人蘇某某最終獲得8萬余元的賠償。

專家解析

云南省殘聯維權信訪處宋志和:本案是一起因觸電引發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本案勝訴的關鍵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法律問題,下面給大家講解一下:

一、高壓線所有權人的責任

1.根據《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三條、《侵權責任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結合本案事實,作為高壓線所有權人的供電公司,在無證據證明受害人觸電受傷是因其故意造成的情況下,必須承擔高度危險作業的無過錯責任。

2.本案中,高壓線所有權人并未完全履行法定的檢修和維護義務,應依法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根據《電力法》第十九條第二款等規定,作為高壓線所有權人的供電公司,有責任對其管轄范圍內的電力設備進行維護和管理。現供電公司未對本案涉及的10KV馬坡頭支線第3根電線桿頂端的鳥巢以及電線桿附近的樹木采取有效安全防范措施,導致受害人攀登電線桿捉鳥觸電受傷,供電公司的過錯與受害人所受的損害間有直接的因果關系,應承擔賠償責任。根據供電公司作為證據向法院提交的《信訪專報》中第11頁末段所載明的內容,“電力公司對電力設施安全隱患排查不及時、防范措施不到位”等表述已經表明,供電公司未依法履行法定的檢修和維護義務,是導致原告受到人身損害的直接原因。

本案中,若供電公司能夠及時清除電線桿上的鳥巢,則受害人不會去攀爬電線桿;若供電公司能夠及時清除電線桿旁的樹木,則受害人也不具備攀爬的條件。因此,供電公司未履行法定的檢修和維護義務,是導致受害人受到電擊致殘的直接原因,理應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二、受害人應否承擔過失責任

本案中,受害人作為限制行為能力人,不能對自己行為所產生的后果有明確的認識,對損害的發生在主觀上也不具有故意實施該危險行為的心態,因此,損害后果并非受害人故意造成,不應承擔相應的過失責任。

三、受害人的監護人應否承擔相應責任

作為受害人的監護人,受害人的父母未完全盡到監督及教育的監護職責,對損害后果的發生存在過失,應承擔相應的過失責任,且該過失可依法減輕供電公司應承擔的責任。

四、關于受害人的監護人與供電公司簽訂《協議書》的效力問題

該協議書中有關限制受害人及其監護人相關權利的約定,因違反公平原則和法律規定而無效。

1.該協議書簽訂時,受害人病情尚未穩定,對其傷情、所需費用等無法進行鑒定和評估,且該協議書約定的補償金額僅為1萬元,遠遠少于受害人因此受到的損失,因此該協議明顯有違公平原則。

2.《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三條規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責條款無效:(一)造成對方人身傷害的;(二)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對方財產損失的。”對于人身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法律是給予特殊保護的,如果允許免除一方當事人對另一方當事人人身傷害的責任,那么就無異于縱容當事人利用合同形式對另一方當事人的生命進行摧殘,這與保護公民人身權利的憲法原則相違背,同時與另一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相違背。

因此,該協議書從實體及程序兩個方面免除供電公司責任的約定,屬于無效條款。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15选5复式胆拖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