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任寶倉 把技術成果寫在大地上

2019年05月17日 來源:中國殘疾人網

任寶倉_488.jpg

我叫任寶倉,是甘肅省農業工程技術研究院的一名農業技術研究推廣人員,30多年來,一直在做農作物病蟲害的防治研究。別人稱我是“甘肅犟驢”,罵我太偏執,干活不回頭。我說,我就是認真一點,其實跟農業作物打交道,作物也會說話,但你得會聽。

給種子穿件衣

我是1984年參加高考的。1983年,高考政策調整,生活自理的殘疾人可以考大學了!我終于有機會上大學了!我參加了那年高考的預選,700多位高中生里頭,只有200個才有資格參加高考。正是高考政策的改變,最終我進入了石河子農學院學習,學習的正是植物保護專業。自此,我就跟農作物保護打上了交道。

1988年,我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張掖農場,后來調入甘肅省農業工程技術研究院。一到新單位,我就接手了甘肅啤酒花霜霉病的防治項目研究。

什么是啤酒花?好比我們做菜要放鹽才有味兒,啤酒花就是啤酒的鹽。那時,一畝啤酒花的收入是6畝小麥的收入,是甘肅的重要經濟作物。雖然甘肅啤酒花的產量在全國最高,病蟲害也非常嚴重,有些地方減產能達到40~50%,個別地方絕收,經濟損失很大。啤酒花出現霜霉病,農民一年就白辛苦了,對人的打擊很大。我認識的一家農場的農戶,一年主要收入就靠啤酒花,三分之二的收入要損失掉,年底拿不到工資,連生活費、日常開銷,買個面粉,都得向農場借。我就覺得搞農業,是個良心活,也是個積德的事兒。我要盡量把病蟲害防住,如果不能全部防治住,也要盡量減少他的損失,讓農民多收入、少損失。

那時的科研條件非常艱苦,現代人沒法想象,就只有一把尺子,一架天平。到市圖書館,都不一定能查到你需要的文獻。

這些對我來說,還不算最困難的,最困難的是當時農場沒有交通工具,靠走路,每天來回在農場里觀察風、雨、氣候、耕作模式對啤酒花的病害影響。

搞農業的人就得下苦功夫。不下苦,可搞不成。大型農場土地幾十萬畝,從一頭走到另一頭,邊界有40多公里,至少3天要轉一圈。我在重點區域走,走得慢,每天也要走20公里路。那兩年最費鞋子,一個夏天,穿破10幾雙布鞋。早上7點多下地,一直到晚上9點多回來,中午就隨便吃點。我創紀錄3天穿破一雙鞋,腳底結了厚厚的老繭,好像墊了一層硬殼。一個禮拜,要挖出3毫米的坑,才能把老繭挖出來。我是小兒麻痹,走路不方便,每天都走得腳痛,可那個時候年輕,精力好著呢。

我很滿意的是,我才花了2年時間,就讓甘肅啤酒花的霜霉病不再大面積發生了。我還摸索出了新的耕作辦法,教給農場和農民,從春上到秋天,怎么用耕作方法啤酒花能防病蟲害。這是我參加工作后的第一個成果,1996年拿到了甘肅省科技進步三等獎,感到特別有成就,能用學到的專業技術為生產解決問題了。

1995年,我開始做啤酒大麥條紋病的防治研究。啤酒大麥也是制作啤酒的原料。甘肅的山丹、民樂、永昌及國營農場是國內最大的啤酒大麥的生產基地。啤酒大麥害了條紋病、網斑病,葉子全干了,也不抽穗了,這是當時甘肅啤酒大麥的通病,7一30%發病,減產15%-20%。發病規律不清楚,只能不同地方、不同情況到處看,啤酒大麥種植品種多,區域寬,相比較啤酒花,更需要到處跑,多點、長時間觀察。

交通不便,回不到城里,就湊合著在農民家蹲兩天。農民也挺好,對我們很尊重,我們住下了,還要給我們殺個雞,那個年代,都困難著呢。我感覺農民特別樸實和厚道。

我調查的時候發現,防與不防,一畝啤酒大麥的產量平均差80多斤。當時甘肅種植了200多萬畝呢。我花了5年時間,研究出了種子包衣技術,就是給種子穿件衣服,種子干凈飽滿,也不再害蟲。這個辦法,一可靠,二省種子。

種子包衣跟別的技術不一樣,我們需要做大量實驗。農民種完,我要下地去反復調查,做不好實驗,種子不出苗,會對農民造成很大損失,就把人家給害下了,不敢馬虎。這個種子包衣雖然沒評上獎,但我覺得這個,比啤酒花病蟲害防治項目還好。它防治簡單,只要給種子穿件衣服,中途也不要打藥,沒有要農民多花一分錢,還增加了產量收入。

過去了20年了,種子包衣技術一直還在用,啤酒大麥的條紋病也再不發作了。前幾年我到一個農場,他們領導看見我,還感謝我,說我給他們做了大貢獻了,我覺得自己挺自豪。啤酒大麥在甘肅農作物中,種植了30多年,種子包衣技術的應用占了種植面積的60%,10多年算下來,在我手里面,按最小的增產量算,我至少挽回了1億到2億的經濟損失,技術也從未出現過問題。到現在,這也算是相對比較領先的技術。

啤酒花和啤酒大麥的蟲害防治兩個研究是我年輕時候做的,我很有成就感,給人解決大問題了。

綠色防控,保衛舌尖上的中國

除了跟啤酒原料打交道,我還花了10年時間,跟玉米種子打交道。河西是全國玉米雜交種繁育主要基地,全國一半的玉米種子都來自甘肅。大家在超市里買的那個新鮮玉米棒子,還有真空包裝的那種,也包括南方人愛吃的甜玉米,我們統稱為“鮮食玉米”。這些雜交玉米,口感好,人愛吃,蟲也愛吃,這些玉米種子的病蟲害就更嚴重。十年前,這類玉米種子的帶病率高,因它的制種價值高,農藥的用量就相對大。那時,高毒高殘留農藥沒被禁用,農民在地里噴灑農藥,對自然生態的損害也比較嚴重。

我們當時就想,能不能用更好的耕種辦法來解決這些問題。我就轉到了玉米制種病蟲害防治上,開始研究綠色防控技術。

這個技術就比之前的技術更復雜,病蟲害種類更多,技術手段也增加了,舉個簡單的例子,甚至要求肥料的磷都不能超標。好多技術打包,不同生產階段,采取相應的技術防治方案。

10年來的研究,前5年是研究技術,后5年是宣傳推廣。甘肅農民思想比較保守,我們除了冬天組織農民培訓外,夏天組織農民到示范田觀察,讓農民眼見為實,看到示范田的效果,再教給他們正確的栽培管理方法,來防治病蟲害的流行,幫助農民改變認知,淘汰掉了高毒高殘留農藥的使用。

把農民的生產技術水平提上來了,產量肯定提高了,生態環境變得更好,食品就更安全了。我們相應了國家號召,減少農藥化肥的使用,明年要實現農藥化肥使用的零增長,還要爭取往下降。現在,我能保證甘肅種子生產基地的可持續發展,也為全國農民提供安全健康的雜交玉米種子。

很多朋友問我,超市里真空包裝的玉米好著沒有?我說,好著呢。這是我看著生產出來的。我都吃著呢,農藥殘留檢測結果達到了出口的標準,怕啥?很安全!

這幾年,鮮食玉米的出口和一些大超市的供應,從來沒出現過問題。這是我自己比較滿意的地方。我成了甘肅玉米產業體系“病蟲害鑒定與防治研究”崗位專家。有人夸我,是把技術成果寫在大地上的人。我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從良心上說,我對得起這份工作。

夏天,手機就是一部直播熱線

以上我說的都是跟農作物打交道的故事,其實我還有一項特別重要工作,就是跟人打交道、做培訓。

我的培訓內容都跟農作物保護有關,既給機構做,也給農民做,從1996年開始,到現在已經20多年了。

給機構做培訓,相對容易,只要技術可靠,機構就用。我是荷蘭幾家蔬菜種子公司的顧問,也通過培訓,幫助甘肅玉門市建立了國內唯一一家農業部認可的啤酒花技術工種的職業技能鑒定中心;還曾是國內大型企業華潤集團的技術顧問。

而給農民做培訓,就不一樣了,就得做更多工作,得給他們晚上講,白天講,費更多口舌;更多時候,不是在教室里講,而是在菜地里上課,還需要建立示范田,讓農民眼見為實。

有人問我,給農民做培訓,是不是特別繁瑣?我卻覺得挺有意思的,他們的問題都特別具體,自己需要吃透了,才能講得出,講得好。這也逼著我學習,看了好多資料。

現在全國上下都在倡導精準扶貧,我的培訓工作就是點對點地精準扶貧!我承擔了3個貧困鄉鎮扶貧點的農技培訓,他們鄉以辣椒種植為主要經濟來源,但辣椒的根腐病比較嚴重。我就在菜地里給貧困戶講如何防治。經過我的培訓,現在根腐病已經不再是當地辣椒的主要問題了。每家每戶的辣椒種植面積并不大,也就1個棚、2個棚,但一個棚的辣椒種好了,一年也有3一5萬元收入。我覺得意義也挺大,很多農民就能增收了。

貧困戶看見我的培訓有了效果,就到村里幫我宣傳,我現在還在給整個貧困村做經濟作物種植現狀的培訓,都是義務的。130多個人,一個大教室,全坐滿了。整個貧困村種植的人參果,今年都賣出了好價錢。有了種植技術,整個村就脫貧了。

20多年的農作物保護培訓工作,讓我結識了很多農民朋友。大家都愛加我的微信,我的手機就成了一部植物保護技術熱線。到了夏天,蟲子進入繁殖旺季,我的手機就成了直播熱線。早上5點就會有人給我打電話,問我這個是怎么回事?那個問題怎么解決。農民朋友的那些問題,問了我20年,我現在已經完全知道哪個季節哪種作物要發病,要發什么病。

很多人嫌培訓工作煩,我倒不覺得,農民的問題就是我的研究,到現在,我依然感覺農民還是缺技術,好多人愿意跟上我到處跑到處看。我只能盡力而為。

農民的問題直接關系到一年的辛苦是不是有收入,所以他們問我時,常常苦著臉。跟他們接觸久了,我反而養成了特別愛笑的習慣,農民本身遇到了問題,我再板著臉特嚴肅,農民的心理壓力會更大。我面對他們總帶著笑,他們輕松了,接受外來信息就快了。后來,他們看我笑得親切,就免費贈送了我一個頭銜“教授”,其實我只是一個副研究員。

謝謝大家。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15选5复式胆拖计算